工藤新一是不变的男神。

站cp主快新,all新。

新攻是雷,他是个受啊(哭泣

也许会有其他产出???最近重温童年。

懒人一个/删博狂魔



























你好呦。

黑羽家的鸽子们

·cp快新,鸽子们就是神助攻~

·又名主人是个痴汉怎么办急,在线等!

·酒厂和动物园已下线,基德为什么还在偷宝石只是为了调情~

·ooc都怪我(。

·教师节or工藤日快乐~

·小修一下w




怪盗基德作为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的原因,其中可是有一大半是因为他的魔术技术。

怪盗基德系着蓝色丝带的白色高礼帽以及他那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中随时都有可能变出任何东西:各种颜色的丝带、赠给女士们的玫瑰花、扑腾着翅膀的鸽子们……

其中无论是用何手法,白鸽的出现率似乎尤为的高。据一名不明人士透露,亲眼看着自己的竹马变出许多的鸽子然后消失在自己眼前,后来才知道那是怪盗基德假扮的。

于是许多迷妹们喊着来生愿做鸽,趴在基德肩,但是事实证明怪盗基德家的鸽子是尤其不好当的。

自家主人现在十八岁,性别男,真名黑羽快斗。是个外表高冷内心逗比然而内外其实都是逗比的精分少年,现坠入爱河中不能自拔。

对于自家主人整天要求自己带着监视器还有窃听器去趴在工藤宅对面的树枝上监视那位名侦探工藤新一,他们表示自己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它们未来的少奶奶虽然跟主人长得差不多也比他温柔而且笑起来很好看并且会随时给它们带一点吃的但是你让它整天跟着一个时刻穿梭在命案现场的人并且监视他,就算你看着那具具可怕的尸体不害怕,整天对着同一张脸差不多也要审美疲劳了好吗??

鸽子们曾一度表示自家主人这样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但被主人以“你们要是拒绝的话我就把你们下个月和下下个月的粮食都断了。”还有“新一最近生病了,听说鸽肉挺补的呦~”等条件威胁,再三权衡之后终于选择了向黑恶势力低头。

然而自家主人要是就这样除了偷宝石还宝石之类的接触,唯一有点进展的就是一起灭了酒厂和动物园,整个好感度估计还没过三十,鸽子们表示如果再这样它们就要离家出走了,不干了,反正善良的未来少奶奶一定会收留它们的。

不知是内心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还是因为自己的私心,黑羽快斗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总之是和工藤新一认识了,并且终于成为了朋友,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工藤新一他是怪盗基德,更不会在大街上直接对工藤新一说:“你好我是怪盗基德我们做朋友好吗?”他又不是傻,这么做对方一定直接把他送监狱去。

鸽子们得知之后,点点拍拍翅膀表示这还不错,看来有生之年也不是不可能看到他们在一起,就跑出去继续执行它们监视工藤新一的任务了。

就这么过了好几个月,两人都顺利成为东大的一名大一新生,虽然并不在一个宿舍。

记得是在一天下午,黑羽快斗回到宿舍,用它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飘回来的。躺在床上翻滚再翻滚,鸽子们以及他的舍友都尤为担心,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脑抽应该怎么治。

黑羽快斗翻了一个白眼表示你们不用担心,小爷我可是找到真爱了。

舍友表示不信:照黑羽快斗的性子一定会当众表白,轰轰烈烈的那种,找到真爱了?不信!绝对不信!

鸽子们也表示:自家主人那才百分之三十几的进度条突然就给刷到百分之百了??不可啊???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然后黑羽快斗抛下一句你们就等着自打脸吧就欢欢喜喜的去发预告函了,当众表白什么的又不是不敢干。

然后几天之后报纸上一个大新闻占了整整一个版面:怪盗基德向名侦探工藤新一表白!其真身竟只是一位大一学生?!

当时他的舍友和鸽子们听闻此事时是懵逼的,自打脸那是打的啪啪啪啪响的。再得知工藤新一接受了之后整个就是一个黑人问号脸。

当然鸽子们得知自己终于不用去监视扒树枝上监视工藤新一时内心也无比庆幸。

第二天黑羽快斗回到学校,被东大的学生迅速围在了一起,一些是基德粉,一些是工藤粉,还有一些是凑热闹的。身处工藤宅的工藤新一得知此消息时点了点头,不禁为自己向老师请了两天假的机智行为点了个赞,跑去看福尔摩斯了。




—番外(一)此生无悔入快新  来世愿做一白鸽


听闻此消息时两方迷妹们的表情也是无比的精彩,基本就是那春节晚上的烟花,炸上了天。

在一个名为『怪盗基德』的ID的一句:“是真的呦~感谢我家的鸽子,一半功劳是因为他。”

当然也因为本帅哥的魅力哼哼哼~黑羽快斗点击发送之后不管网上是如何炸开了锅,反正不关他的事,他要和他的媳妇儿约会去了~

而当事人之一的工藤新一则表示:“对啊我就是和他在一起了怎么了?”

迷妹们痛哭流涕自己失去了两个老公,颤颤巍巍敲下祝福的话语就去治愈自己破碎的少女心了。当然也不乏在破碎的少女心中长出一颗腐女心的,一时间网上堆出了许多快新粮,少说也够吃一年半载。


—番外(二)关于当时


那天中午黑羽快斗接到工藤新一的电话,叫他下午三点到东京图书馆来,他在那里等他。

当时黑羽快斗激动了好久,欢呼雀跃哪见得像那高冷的怪盗基德,到点了基本是飞奔过去,脚下生风。

鉴于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未来的少奶奶叫自家主人过去十有八九是讨论什么大案子了,摇摇头为主人心疼一秒再嫌弃一下没用的主人三秒拍拍翅膀出去玩了。

黑羽快斗到了图书馆找到工藤新一说的座位,暗自为图书馆里有一个咖啡厅这样的设定点了个赞搬了个板凳坐下了。

“新一找我什么事?”

“问你个问题,如实回答。”工藤新一饮下一口黑咖啡,心里觉得要是再有一个柠檬派就好了。

“哦?哦。”黑羽快斗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面的工藤新一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怪盗基德,你是不是喜欢我?”

excuse me???被此话的信息量震惊的,黑羽快斗就是一脸懵逼+黑人问号+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的一个状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鸽子都带着窃听器和监视器那样的玩意,我宿舍那也拆了不少,别想抵赖,我去过你家,密室我也知道了。”

“顺带一提,我也喜欢你。”

丢下这句话,工藤新一马上起身离开了,留下还是一脸懵逼的黑羽快斗在哪里呆坐着。

然后回去之后黑羽快斗终于明白了,不止他喜欢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也喜欢他,在床上翻滚再翻滚,无比激动事。后经自信思考后,然后又愉快的决定了三天后就去告白。

几天后,工藤新一听到黑羽快斗的当众表白,一脸懵逼的接过那束红玫瑰点点头,说道:“我愿意。”

黑羽快斗哪管得上怪盗基德的高冷形象,虽然他现在也早就把高礼帽单片眼镜摘了下来,总之,他是当即吧唧一口亲了过去。

被亲的工藤新一本来就被他竟然当众暴露身份和表白的行为弄得是懵逼了,现在不禁更懵了一点,而群众们也不禁炸的更厉害了一点。


-end-

评论(4)
热度(67)

© 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