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新一是不变的男神。

站cp主快新,all新。

新攻是雷,他是个受啊(哭泣

也许会有其他产出???最近重温童年。

懒人一个/删博狂魔



























你好呦。

【脑洞清奇,慎入】名侦探工藤之 工藤优作的绝命危机(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嘴角抽搐哈哈哈哈我简直要笑成撒逼了哈哈哈哈哈哈优作爸爸啊心疼你哈哈哈哈哈(快够

一点抹茶:

写在文前:


1.都说了脑洞太大,慎入了……非要看的话就别怪我了,hia  hia  hia!!!


2,本文没有具体的CP,各个CP为了剧情关系都出没(我在说啥)。反正就是一个……啊不知道怎么形容,看了就懂了的故事。


3.文章中有涉及尊尼获加的部分,此人为《深渊》(http://tieba.baidu.com/p/2121132318)中的一个反派角色,有兴趣可以戳原文瞧瞧。


4.请谨慎阅读。




以下正文:




真相只有一个!

唯一看透真相的,是外表看似受受哒,智慧却过于常人的名侦探工藤新一!



[1]


“工藤新一被人绑架了”——这消息最初是从宫野志保那里传出来的。


当时她正端坐于阿笠博士家的沙发上,看起来很认真地回忆着关于绑匪的信息。她记得当时自己正在街边丢垃圾,就看到一个双眼细长、身形高挑、额头还有一条刀疤的陌生男人在角落里鬼鬼祟祟。她正打算多观察一阵,就见毫无防备的工藤新一打着哈欠从宅子里出来,应该是去赴约。毕竟她还记得昨日工藤对她说过的,要去见那个无恶不作的黑暗组织老大尊尼获加的事。


下一秒她就淡定不能了,她远远地看到那个陌生男子尾随了工藤半条街,从名侦探的身后就一把勒了上去,将工藤新一强行拖上了车。


“新一电话打不通,怎么办!”毛利兰担忧地合上手机,日本警方已经介入,可是光靠着高木警官总觉得更令人担忧了。


“可是,我们还有可靠的队友吧?”宫野想了想,工藤新一是约了尊尼获加吧,如果那个男人等不到人一定会开始寻找,而且——


“我通知了那个赤井,他现在已经动身去找人了。安室透现在正在开会,不过他说会很快赶过去。别担心,应该没问题的。”


“嗯……我也拜托了服部,他已经在新干线上了,很快就到!”


那么,没问题的。


这些人,会找到工藤新一的吧?


 




[2]


这天秋高气爽,郊区的一栋小别墅楼下,一辆雪弗莱缓缓地靠边停了下来。


根据断断续续的线索,赤井秀一找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绑架了工藤新一,但既然有这样犯罪的觉悟,就必然不能放过。


他打量起了这栋小楼,别墅三层楼结构,如果安放人质的话应该会放在最顶层的房间。那么他所要做的事,就是把一楼到三楼出现的人全部清除。


嘛,这并不难。


赤井秀一有礼貌地按响了门铃。没有等多久就有一个男人来开门,那个男人身材高大,他看到门外的赤井秀一显得十分诧异,“你好……有事吗?”


然而赤井却像是完全没听到似的,神色有些危险,“就是你吗?”


FBI王牌叼着的烟轻微颤动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外貌特征与宫野志保提供的线索完全吻合。黑色高领毛衫、双眼狭长、额上还有一道疤。不过他往这男人身后瞟了一眼,房子里面似乎没有其他人了,这男人是独自作案?


真有够胆啊,赤井秀一露出一个冷笑。


那个应门的男人愣了愣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正面与赤井相对,看起来完全不打算让出道路。他神色诡异,一双眼睛看似和善,仔细看却能感觉到令人不寒而栗的残忍,显然是个连环杀手之类的变态狠角色。他的手开始缓缓伸向了衣袋,是想掏枪吗?


“虽然很不幸被发现了,可只有你一个人的话,恐怕不足以阻止我呢。”


男人的表情狰狞而嗜血,然而这狠话还没放完、枪也没来得及拔出来,腹部就被力道凶狠的膝盖顶撞上。肚子遭到暴击,那男人瞬间失去了反击力,然而这还不是结束。赤井秀一双手插着袋,紧接着抬起一脚踹上男人的头,目送着高大的男人被踢出了一米远。


“那么,请你保持安静。”


赤井秀一低沉的声音有点恐怖,他走过去弯下腰,满意地看着那个男人已经重伤到说不出话来,只是死死盯着自己,嘴巴一张一合。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话想对他说?


“可是,我不想听。”


处于职业习惯,赤井秀一捂住了这男人的嘴,再往他重伤的肚子上又补了一拳。


啊,这下好了,彻底安静了。


赤井秀一松开手将这男人丢在玄关,上楼找人了。


 




[3]


安室透驾驶着他的爱车马自达一路追到别墅的时候,看到一辆雪弗莱已经停在那里了。


啧,还是被捷足先登了。


都怪国安局那群老头子,否则他应当能最先赶到救人的说,安室透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与谴责。


十分懂礼貌的安室透刚想按门铃就发现门没有关。他伸出一根指头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房间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的样子——诶,他收回前言,地板上明明有个大叔。


“就是你吗?”


安室透弯下腰推了推那个大叔,其实他有点同情这个男人,被打得真惨啊,不过好像还没缴械投降的意思。


那大叔似乎是感觉到有人来了,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安室透微笑的脸,多么贴心而善良的模样。大叔得救一般地抽动着身体,不停地深呼吸好像想要说什么,然而被揍到五脏六腑都位移的感觉让他连说话都成了奢侈。最终,他只能缓缓朝安室透伸出手,好像有想要表达着什么的强烈诉求。


“还不放弃吗?”安室透温柔的脸怎么看都有点像魔鬼,他拽着男人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明明满脸笑容满面嗓音却让人如坠冰窖:“告诉我人在哪里,就饶过你。”


然而大叔伤得实在太重了,哼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安室透失望地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找吧。至于你……”


为了防止他跑掉,按道理应该将他绑起来,但是安室透真的急着找人,不想把时间花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可是,应该还有其他阻止人逃跑的办法才对。


有了!把他打得跑不了了不就好了嘛!


“麻烦你再躺一会吧。”


安室透捂住这男人的嘴以免他发出声音,将他的手臂反过来狠狠一折,脚下踹向大叔的膝盖,再狠狠地将他的脑袋砸向了墙面。


哦,很好,翻着白眼倒下不会动了。


安室透将他丢在一边,上楼找人了。


 




[4]


服部平次开着租来的摩托一路飞驰到别墅下的时候,看到一辆雪弗莱和一辆马自达已经停在下面了。


呿,所以在一个城市就是好,时刻面基约炮(?)无烦恼。


他到底为什么要在大阪,赶过来救人就要花那么长的时间,他不服。


为了救工藤他还特意带了他最爱的宝刀过来,请不要问他这种东西是怎么混过新干线安检的。然而很快,服部就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的好,因为这栋楼的大门根本没有关。踹开门,发现别墅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大叔贴着墙壁一动不动。


死了吗?


“喂,就是你吗?”


虽然大叔的脸已经扭曲,但看这面部特征应该就是这个人没错了。他绑架谁不好,干嘛非要绑架工藤,不虐一虐他怎么补偿自己辛辛苦苦赶过来,所以千万别死啊!


服部用他的宝刀戳了戳这具看起来已经残破不堪的尸体,不过这大叔可真够可怜的,手都断了吧!到底是赤井秀一还是安室透干的,好残暴。


“唔……”


老天满足了服部平次的要求。大叔看起来还没死的样子,服部又用宝刀戳了戳,大叔颤巍巍地动了动。


“你为什么绑架工藤?”


想想火气又上来了,工藤可是他们这个侦探联盟的领军人物,竟敢绑架他,这可不就是对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不……唔!”


艰难地发出否定的呜呜之音的大叔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是服部平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瞬间两眼放光老泪纵横了!


“哈?你不承认也没用,都有人看到了。而且你哭什么?你认识我?”


服部显然没什么耐心,他拔了刀,刀锋寒光一闪,眼看就要给大叔一个痛快了。


然而大叔好像更伤心了,他鼻青脸肿地一把抓住服部的膝盖,使劲拉着他的裤子。这让服部很无语,这大叔该不会以为把他裤子拽下来了就能避免这一顿揍吧。


“放手!”


不放?


“你放不放?”


就不放?


服部抬起一腿就踩了下去,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了!服部怒喝一声把人拖起来,弯曲身体积蓄能量,用宝刀发动了一个惊动宇宙的连环大暴击。


“觉悟吧,大叔!”


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去吧!皮卡丘!


数秒后,服部满意地收了刀,那大叔的衣服已经全部被划烂,毛衣成了开衫,从肚子中间就像拉开的窗帘。最重要的是大叔的一条长裤被他左右整齐划一地开了口子,从脚踝处轻轻一拉仿佛能看到拉展开的窗花,裤裆处还若隐若现一条灰色胖次。


嘿,他的刀法又进步了。


没空理会这个浑身挂满破布条的大叔,服部平次满意地收了刀,上楼找人去了。


 




[5]


怪盗基德收起滑翔翼落在屋顶的时候,他看到一辆雪弗莱和一辆马自达停在楼下,还有一架看起来很拉风的摩托车。


听说他命中注定的宿敌被人绑架了。什么?你问这种事情怪盗基德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他派去的那些长期潜伏在工藤宅附近的鸽子告诉他的啦!


所以,他是特意过来落井下石的唷!


轻巧落地的同时他成为了帅气逼人的小青年,黑羽快斗活动了一下关节,准备撬门而入,结果发现这门竟然完全没关?轻轻一推,木门吱呀而开,黑羽就看到躺在玄关的大叔。


“……老天。”


这场面太血腥,黑羽表示不忍心看。这都是谁干的,赤井秀一,安室透,还是服部平次?


黑羽不自觉抖了抖,真特么凶残,本宝宝以后不要和这些人交锋了,比起来还是侦探君温柔又可爱。


不过这裤子是划得挺有创意的,黑羽蹲下来捏住裤脚一拉,就像可以来回伸缩的剪纸窗花一样呢。他有点受启发,下次他也为中森警官专门设计一个同款吧!


“大叔,还活着吗?”


推了推他,发现这位大叔已经完全不会动了。趴在地上,只有眼珠子还在转,而且充满了震惊地盯着他的脸看。


傻了吧,发现和自己绑架的人质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


这么一想黑羽可得意了,他踢了踢大叔,“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呀?”


大叔眼珠动了动,画风无比悲凉。


“有事求人的时候呢,要摆出诚恳的姿态,你这样是不能打动我的喔。”


黑羽笑眯眯地拍了拍大叔的脑袋,“不过我可没时间陪你了,我先上去了。”


挥了挥手以示告别,黑羽暗自奇怪,为什么上去的那三个人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绑架犯就只有这一个人,这也太夸张了吧,一个人就敢来绑架工藤新一?


不管怎样,他先上去看看。黑羽正欲上楼却突然想到这大叔可咋办……


这人都已经成这样了,应该跑不掉了吧?


可是,还是不能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绑架大侦探的人,怎么想都还是送进警局蹲大牢比较好吧。


经过深思熟虑,黑羽带上面罩又拿出了一个小罐子,对着大叔的脸就喷了下去。瞬间白色的催眠瓦斯四起,大叔这下可是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6]


尊尼获加来到别墅的时候,看到一辆雪弗莱和一辆马自达停在楼下,后面还停着一架看起来很拉风的摩托车,上面站了一只姿势怪异的鸽子。


这画风太奇妙,作为黑暗组织的老大他表示不能理解。


说起来也真是艰辛,Rye就是他在日本的导游小哥。现在这小青年人没了,他在这个陌生国度完全摸瞎。语言不通、不认识路、还有很多点头鞠躬的规矩他也不明觉厉。所以Rye怎么会没了呢,他联系不上Rye,只得去找了雪莉,结果雪莉竟然告诉他Rye被人绑架了?


尊尼获加浑身的狂躁因子蠢蠢欲动,这可真是日了汪了。他只恨日本为什么不是他的地盘,竟然有人敢把主意打到Rye身上来了。


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这里,这栋别墅怎么连门都没关。尊尼推开门看到一个大叔趴在玄关保持静止,他上前弯下腰摸了摸脉搏,还活着。只是可能被人喷了催眠瓦斯,不知道睡死还是昏死过去了。


看着人的面貌特征,完全就是雪莉说的绑匪啊,前面进去的人怎么还手下留情了?这样的人难道不该直接剁了吗?


不过他这脸上怎么了?


觉得不太对劲,尊尼看到大叔颈侧与脸颊的相交的皮肤好像有东西浮起来了,应该是他刚才摸脉搏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尊尼抓着那处用力一撕,是给脸部重新塑性的皮质面具。他再伸手往大叔的脸上一抹,各种妆容一擦掉,这大叔竟然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这谁啊?小胡子,高鼻梁,怎么看着和Rye有点像呢?


所以这年代绑匪都要易容了,真是科技改变生活。尊尼摇了摇头,跨过大叔惨不忍睹的身体,在别墅一楼转了一圈,发现这屋子安安静静的,难道只有一个人?


应该不会,是不是还藏在什么地方,不过这样更好,他向来喜欢大扫除。最重要的是如今天赐良机,这一栋房子里不仅装着Rye,还装着他生平最讨厌的两个人——那个万年绒帽男赤井秀一和心比皮肤黑的波本。至于那个开摩托和养鸽子的……


不认识。就放他们一马算了,Rye不是也教育过他要做个善良的人吗?


所以他现在也聪明了许多,Rye不喜欢看他杀人,那他就不杀嘛,叫别人来杀啊!


尊尼获加晃了晃脑袋,头顶金灿灿的呆毛一个抖擞。他拨通了斯普莫尼的电话:“把这个男人处理掉,记住,别让他死得太轻松。”


得到斯普莫尼振奋地回应,尊尼拎起大叔的后衣领就往门外拖,打开大门把人抛出去再将大门狠狠摔上。可怜的大叔一只手还夹在门缝里,那只手不自然地抖动片刻,就被人拖离了别墅——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汉子直接将他拖进荒无人烟的小树林里去了。


整座别墅陷入诡谲的静谧中,尊尼无所谓地抽出了匕首,在指间杂技一般地转着。他深色的皮靴踩着木质的楼梯,头顶还飘着粉红色的小萌花。


他要去英雄救美啦啦啦!


 




[7]


可惜的是,尊尼获加并没见到需要他救助的美人。


他路过了一片静寂的二楼和三楼,最终在顶层的阁楼里看到了一、二、三、四、五加上他六个男人。从赤井秀一到工藤新一,五道各异的视线在对他行注目礼。


怎么这里有两个Rye?


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Rye看起来好好的啊,一点也不像被绑架过的样子。


而另一边正捧着一叠厚厚稿纸的工藤新一看到他也懵逼了:“你怎么也来了?”


工藤觉得有点哭笑不得,他一直在这里看剧本看得着迷,手机也调成了静音,所以可能漏接了电话。也忘了与尊尼有约的事情,这的确让他有点心虚。


但是也才几个小时,不至于那么多人来找他啊!先是赤井秀一,再是安室透,跟着又来了服部和黑羽,现在尊尼也来报道了。


“那个……你不是被绑架了吗?”


服部挠了挠头憋出了一句,为什么他上来的时候看到工藤不但好好的,桌面上还有咖啡和糕点,明明就安然无恙呀。


“……我都和赤井和安室先生解释过一遍了,我根本没有被绑架。”工藤纠结地将手中的稿纸摊开在大家的面前,上面洋洋洒洒的显然是某部戏的剧本,“我老爸今天突然从美国回来,据说是接演了日本一家影视公司的年度大戏,还是有史以来他的第一个反派角色,不停杀人还是杀人不眨眼的那种!这座别墅就是老爸之后的重头戏开拍的地方啦!”


 “所以……”黑羽脑子转得飞快,他似乎感觉到大事不好。


“所以老爸他特意画上他反派的妆来找我,把我带到这座别墅来对戏。而且他真的超喜欢这个反派角色,整个人完全沉浸在戏份里不可自拔,看到谁都想对戏。”工藤新一无奈地耸耸肩,把剧本收好压在书下。


真的好奇怪啊,安室透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双腿抖抖地平移到楼梯口准备跑路了。而且除了他,其他的四个男人为什么看起来都好像抖抖的?


尤其是赤井秀一,这么一把年纪的老男人还颤啥呢?


不过比起这个,更令工藤新一不解的是……


“对了,你们有人看到我爸吗?”


 


【TBC】





评论
热度(368)

© 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